上一篇:代孕客户和代孕妈妈之间的矛盾如何调节?

佛特蒙州的新代孕法案保障同性伴侣生孩子的权

 

当他们的龙凤胎宝宝出生时,Edward Palmieri和Christopher Schriever正在乔治·华盛顿大桥,95号州际公路上。天亮后这对伴侣来到医院接他们的孩子,并住进了一间为他们保留的房间。

  Kelli Rapp是住在佛蒙特州的一位女性,他们与她签订了代孕合同。此时她正在另外一个房间里接受剖腹产手术。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这对华盛顿伴侣一边在他们的房间中转动婴儿摇篮,一边接受着爱心妈妈家人与亲朋好友的拜访。

  Palmieri说,孩子出生后的第一天是“一种喜悦和恐惧的完美结合”,这真的发生了,原来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这对伴侣的代孕之旅花了超过两年半的时间,途中涉及一名卵子捐献者,一名爱心妈妈,六个州的法律团队,以及15多万美元的花费。

  三年后,一项拥有25年历史的禁止代孕的法律最近被华盛顿特区议会推翻,因此其他地区的正在寻求帮助的准父母能更轻松地拥有自己的孩子,这意味着未来的父母将不再需要离开该地区与爱心妈妈签订合同。

  该法于12月通过,经国会审查后将于次年4月生效,这种转变标志着相关法案的编写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因为一些维护同性恋与不孕不育者权利的人群以及想在其中牟利的生育产业机构对那些妨碍家庭建立的旧政策的申诉,州政府和市政府正在考虑重新修改法案,许多人认为更宽容的代孕法律是婚姻平等的自然发展。

  “在这里,我们尊重所有伴侣和他们选择组建家庭的方式”,华盛顿特区议员Charles Allen说,“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马萨诸塞州目前正在考虑将被法院长期赋予的代孕权利写进法律条文中。作为仍然禁止代孕的五个州之一,纽约的立法委员会在周二批准了一项在奥尔巴尼被搁置了好几年的支持代孕的法案。

  尽管代孕法在不断扩大完善中,但是对那些女权主义者、人权倡导者和宗教保守主义者等反对代孕的人来说,代孕是一种利用妇女的非自然的社会行为。

  伦理问题使得西欧大部分国家限制有偿代孕

  “人们并不清楚这对女性造成的伤害和损伤,以及真正的医疗风险。”加州生物伦理和文化中心的主席Jennifer Lahl说。她把代孕在美国的发展归功于“个人主义”和对技术的高度信任。

  但支持者表示,代孕代表的是为一些人建立家庭的机会,而在没有监管代孕的法律的情况下,选择代孕的父母和爱心妈妈都很容易受到伤害。

  “成为父母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而不是一种违法行为。我们需要合理规范和管理有偿代孕”,纽约州参议员Brad Hoylman(D)说。他是一位同性恋父亲,在加州的一名爱心妈妈的帮助下,他正在等待第二个孩子的出生。

  据保守估计,每年有超过2000名婴儿通过代孕出生在美国,这是十年前的三倍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同性恋社区和声誉良好的生殖中心,还有完善的领养法,所以代孕作为一个有潜力的商业在这里蓬勃发展。

  华盛顿特区的法律与其他一些法规一起,简化做代孕父母的程序,使他们能够确保怀孕期间的合法育儿权利在出生时生效,从而使他们的姓名可以印在出生证上,并避免随后的收养程序。

  该法律适用于任何想要成为父母的人,无论他们是已婚还是单身、同性恋或异性恋,或是否与孩子有血缘关系。律师Diane Hinson说,对于那些有兴趣寻求代孕的人来说,这项法律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她专注于辅助生殖,并在马里兰州ChevyChase公司保存着一份不断变化的国家代孕法律。她说:“这是从最坏的情况发展到了最好的情况。”

  在没有联邦条例的情况下,各州在代孕方式上差别很大。

  大多数州都有一项法律或法院裁决,规定代孕的形式和手段,尽管它们在限制程度上有所不同。在很多州,法官拥有决定权,因此难以预测到对代孕的判决。维吉尼亚州有一项法律,将补偿限制在医疗和辅助费用上,并说在孩子出生三天后,爱心妈妈才能同意转让其养育权。

  马里兰州没有州法律,但最高法院的裁决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法律环境,许多法院对这种做法表示支持。

  1993年通过代孕禁令时,该地区是唯一一个将与辖区内代孕者签订合同定为刑事犯罪的地方。即使是无偿代孕也要处以1万美元的罚款或一年的监禁,当时,体外受精技术还处于初级阶段。

  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作为怀孕手段的广泛应用,代孕也在不断发展。现在,几乎所有爱心妈妈都是用别人的卵子和精子受孕。为了避免触犯法律,爱心妈妈与宝宝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还有很多反对者认为,这依然存在着道德与身体的风险。

  在2013年的华盛顿特区议会听证会上,当该委员会第一次考虑推翻代孕禁令时,几个反对者警告说,当生育行业通过代孕获得利润时,会引发伦理方面的问题。一些人质疑通过激素注射会导致捐赠卵子妇女的长期健康风险,并导致“将妇女身体的正常生物功能转变为商业交易”后所产生的后果。

  华盛顿特区的新法律规定了代孕协议的必备原则:爱心妈妈必须年满21岁,并已经生下了自己的孩子,双方必须有独立的法律顾问并接受心理评估。该地区的爱心妈妈可以得到报酬,法律也允许传统代孕,即爱心妈妈与宝宝有血缘关系,不过这种代孕方式已经很少出现了。

  根据负责代孕协议的律师的说法,代孕者的赔偿通常超过3万美元。

  38岁的Rapp是弗吉尼亚州温莎医院的秘书。她说,五年前生自己的儿子时,她“非常高兴”,她想帮助其它不能拥有同样快乐的人。

  “这是我感谢儿子的方式,”她说。

  她申请成为了波士顿代孕机构Circle代孕公司的爱心妈妈,并与Palmieri和Schriever进行了匹配,这对伴侣现在41岁,他们从恋爱初期就开始谈论组建家庭。

  Palmieri是Facebook的律师,Schriever拥有一家广告公司,他们在一起已经10年了,为了让他们的希望变成现实,他们开始了漫长的旅程。在他们遇到 Rapp的时候,这对伴侣已经在西弗吉尼亚的另一个爱心妈妈那里尝试了两次胚胎移植,但最后都没有成功。

  移植到Rapp子宫里的胚胎使用的是捐赠的卵子和他们其中一方的精子,所以在孩子出生前,还不能确定谁会是孩子的生父。

  当Rapp怀上龙凤胎时,他们非常激动。Schriever说和另一个州的人分享怀孕“超梦幻”,不过和爱心妈妈待在一起真的很舒服。

  “她就像家庭的一员一样,”他说。

  这对伴侣前往佛蒙特州进行了第一次超声波检查,18周后又进行了一次检查,结果发现他们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在这段时间里, Rapp 记录了孩子的心跳,并通过电子邮件给他们发送了超声波图像。随着Rapp的肚子越来越大,他们给她送去了感谢纸条和鲜花,并把饼干送到了她的家里。

  Rapp说,她清楚自己作为爱心妈妈的身份。“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不是我的孩子,”

  自从这对龙凤胎在三年前出生以来,Rapp, Palmieri 和 Schriever一直保持联系,计划今年夏天在佛蒙特州见面。

  “我喜欢听他们的故事,也喜欢看到 Chris 和 Eddie成为父母的样子,”她说,“我非常自豪,因为我可以帮助这个世界上的两个了不起的人。”

  最近的一个晚上,在这对伴侣位于华盛顿的房子里,Palmieri和Gavin组建了一个赛马场,而Schriever则把自己变成了Helen的人型攀登架,Helen“一次”“再一次”的被抛入空中!这样她就可以“触摸天空!”

  这对伴侣说,他们颇为“自豪”地住在一个不再把他们建立家庭的方式视为犯罪的地方。他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体验到他们所描述的“更乱”和“更爱”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将伴随着他们直到组建家庭。

  Palmieri说,“即是会有很多阻碍,我们也要实现这一个目标。”